【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勃潺】腾讯和网易在游戏业务领域的焦虑或许正在增加。4月1日下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最新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新增67个获批游戏,审批时间为2019年3月29日。

  根据披露信息显示,本次过审的67款游戏均为3月29日审批完成的。其中,有1款为网页游戏,1款为客户端游戏,1款为游戏机-PS4类型游戏,其余均为手游。而在这份名单中,腾讯、网易两大游戏厂商再度缺席。

  多次缺席的腾讯和网易

  所谓的游戏版号是指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相关游戏出版运营的批文号的简称。2018年3月末,因机构改革,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停止了游戏版号审批。对于游戏厂商来说,关键问题在于:没有版号游戏将无法设置充值变现,无法实现商业化盈利。

  自2018年12月29日游戏版号恢复发放以来, 目前已下发十一批版号。各个游戏厂商都在为申报游戏版号积极做准备。

  事实上,不少游戏公司都获得了游戏版号,只是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厂获得的数量不如预期,即使获得了游戏版号,也不是两大厂商的重点游戏产品,例如腾讯旗下活跃度极高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目前仍然没有获得游戏版号。

  纵观重启的游戏版号下发名单,在前三批获批的游戏当中均无腾讯和网易。直至第四批才出现两家的身影。腾讯至今共有8款游戏获批,而网易获批寥寥,从数量上来说不及腾讯。当对于两大游戏厂商来说,频繁缺席游戏版号名单,则意味着游戏业务发展受阻。

  游戏业务营收承压

  来自版号的压力或许在财报上体现的更加明显。根据腾讯财报显示,到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游戏收入占公司营收比重仅为35.57%,也是在这个季度,腾讯单季净利润(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同比下跌了32%,为142.29亿元。

  腾讯管理层在今年3月22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腾讯目前共有8款游戏获得版号。原广电总局官网已公布的消息显示,腾讯目前共有4款游戏获得版号,分别为《寻仙2》、《浪漫玫瑰园》、《榫接卯和》和《折扇》。但显而易见的是,这四款游戏在DAU和商业空间上无法与《绝地求生:刺激战场》相比。

  相对腾讯来说,网易在财报方面上的表现要好了许多。根据其2月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显示,网易网络游戏服务营收为110亿元(约合16亿美元),同比增长37.7%,占营收总比例55.5%。但从前两季游戏业务在总净收入中占比均超过60%的情况来看,网易游戏第四季度的占比已经萎缩至55.5%,总体情况并不乐观。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网易方面称“游戏业务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游戏的多元化策略奏效以及全球化布局加深。”丁磊表示,“目前海外市场的游戏营收主要来自日本。对于毛利率,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的情况是几乎一致的。” 而根据此前网易在上个季度财报中首次披露的海外营收状况来看,彼时,海外游戏收入超过游戏净收入10%。在国内游戏版号缺失的情况下,网易游戏只能依靠海外市场来维持自身的业务营收。

  网易CEO丁磊也在高管会议中表示,网易大概有数十款游戏目前在国内申请版号,但国内版号并不影响在海外做发行和测试。海外游戏收入主要来自于日本,收入贡献最大的是《荒野行动》。而《荒野行动》也是在国内还未获得游戏版号的游戏之一。

  被迫寻找新方向

  从国内游戏市场的情况来看,游戏版号仍然将限制两大游戏巨头的业务发展。国泰君安在一份研报中指出,“对于腾讯吃鸡手游《绝地求生》,我们认为基于目前国家对游戏内容的强监管,短期内获版号可能性不大。”

  在游戏版号缺失限制营收的情况下,腾讯开始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在刚刚落幕的腾讯UP2019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腾讯发布十四款新游戏。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表示腾讯游戏将重点发力教育应用、文化传承、科技演进和全球化融合四大布局方向。

  腾讯旗下热门游戏开始考虑文创方面的合作,例如《王者荣耀》、《天涯明月刀》、《地下城与勇士(DNF)》等游戏均展开与各类文创机构、非遗文化的合作;腾讯还将于4月推出传统公益文化游戏《佳期:踏春》、《子曰诗云》、5月份推出《故宫:口袋宫匠》。腾讯的策略是在细分领域进行更多新品类尝试。

  但这些都没有游戏流量直接变现来的“爽快”。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正在积极申请《绝地求生》的版号,但现在还没有最新的进展。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游戏市场整体收入规模2144.3亿元,同比增长5.30%,收入增速为近几年来最低值。“吃鸡”类手游的收入变现仍然受阻,是造成2018年行业收入增长不及预期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网易则在寻求海外业务发展,同时开始发力电商、音乐和教育等业务领域。丁磊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目前大概有数十款游戏目前在国内申请版号,这些游戏我们已经开始在海外做发行和测试。中国这边如果不具备版号条件的话,其实不影响我们在海外做发行和测试。所以,我们是在两条腿走路。